用诗词装点早春时节:你眼中的春天是怎样的?

来源: Feng菲之采 2019-05-23 15:23:08 只看该作者 |阅读模式


与其相忘江湖,不如点击上方“岳麓书社”关注


春:永恒的诗,永恒的爱


在古人的诗意心灵里,四季更替常常是诗歌生发的触媒。南朝梁代的诗歌理论家钟嵘说:

“若乃春风春鸟,秋月秋蝉,夏云暑雨,冬月祁寒,斯四候之感诸诗者也。”(《诗品·序》)

这就是最具东方特色的诗歌发生论。即以春季而言,她作为一个最具生命象征力量的美感形式,早已在中国人的审美经验中,形成了一套自足自洽的情感系统。

 

我们从《红楼梦》里,曹雪芹给贾府的四位千金小姐所取的四个与春有关的芳名,便可窥出此中消息:元春—迎春—探春—惜春,不恰好标示着中国人对于春的四种反应方式和四种情感样态么?我们且就借这四个美丽的名字,说说关于春天的诗词。

 

元春

 

古时正月初一被称为“元旦”,一元复始,万象更新,故元春可以广义地理解为春节。

 

在歌咏春天的诗里,关于春节者数量非常大,大抵辞旧迎新的气氛最易激发诗情,稍通文墨之人总要在这一时刻挥笔泼墨,涂鸦一番。

 

最有名的当属王安石的《元日》:

爆竹声中一岁除,春风送暖入屠苏。

千门万户曈曈日,总把新桃换旧符。

 

诗的内容很简单,但把新年的典型意象——爆竹、屠苏酒、春风暖阳、门神春联——都一一点逗,气氛也是热烈祥和的,所以提起写春节的诗,这一首有着标本的意义。

 

明代叶颙也有一首《己酉新正》:

天地风霜尽,乾坤气象和;

历添新岁月,春满旧山河。

梅柳芳容稚,松篁老态多;

屠苏成醉饮,欢笑白云窝。

 

此诗的中间两联说,日历翻卷又增添了新的岁月,大地春回,山河满溢;寒梅嫩柳,次第扶疏,芳姿久驻;青松翠竹,老干虬枝,交错纷纭。在一年最寒冷的日子里,春天悄然而至,人们没有理由不开怀畅饮,纵情欢乐。

 

欢乐的主调中偶尔也会有感伤的杂音。如果你羁旅在外,青灯独对,相思无着,自然就会产生唐代诗人来鹄在《除夜》一诗中的感喟:

事关休戚已成空,万里相思一夜中。

愁到晓鸡声绝后,又将憔悴见春风。

 

后两句虽有“春风”二字绝响于篇末,作用却是反衬诗人的孤独憔悴,以乐景写哀,故倍增其哀苦。这首写于除夕的诗让人憬悟:短暂的欢庆不过是人们抵御时光寒流侵袭的道具,今日和昨日,原无质的不同。可见即便是“元春”之诗,也常常婉转关生,不乏忧生之嗟。

 

迎春

 

迎春当从冬日始。这道理吾国吾民早已熟透。诗仙李白说:

闻道春还未相识,走傍寒梅访消息。

又说:

寒雪梅中尽,春风柳上归。

——踏雪寻梅为迎春,真是雅人深致。

 

韩愈写诗最喜涉险搞怪,但面对春天,他却露出一片赤子之心,且看他的《春雪》:

新年都未有芳华,二月初惊见草芽。

白雪却嫌春色晚,故穿庭树作飞花。

 

以春名雪,以雪名花,诗心逸笔,妙手偶得。子曰:“绘事后素。”你看,这洁白的冬雪倒成了诗人涂抹春天的画布了。

 

以迎春为题的诗也颇有几首,清代诗人叶燮就有一首《迎春》诗:

律转鸿钧佳气同,肩摩毂击乐融融。

不须迎向东郊去,春在千门万户中。

 

后两句写春光不必东迎,早已无处不在,虚实相生,最是明媚灿烂!

 

明代诗人袁宏道有一篇歌行体的诗歌,全篇共三十句二百一十字,全用“赋”体敷衍而成,写的是迎春活动中最热闹的祭神仪式和百戏歌舞,题目就叫《迎春歌》。结句“急管繁弦又一时,千门杨柳破青枝”,似乎在暗示我们,一番热闹的欢迎仪式之后,春天便从杨柳的枝头悄然降临了。

 

探春

 

“春到人间万物鲜。”春天仿佛是有脚的,满世界乱跑。从古到今,诗歌里到处都有春的脚印,春的声音。

 

《诗经》有两处写到春,语言几乎全同。《豳风·七月》:

春日载阳,有鸣仓庚。……春日迟迟,采蘩祁祁。

《小雅·出车》:

春日迟迟,卉木萋萋;仓庚喈喈,采蘩祁祁。

 

撇开整首诗的内容不论,这些 “婉转流美如弹丸”的四言佳句,记录的不正是人类童年对于春天的“初体验”么?而且,就像一首名为《春天在哪里》的儿歌,声调里竟有一种掩饰不住的欣喜呢!

 

当“穷情写物,最为详切”(钟嵘《诗品·序》)的五言诗刚刚被诗人们品出“滋味”之后,山水诗鼻祖谢灵运便咏出“池塘生春草,园柳变鸣禽 ”(《登池上楼》)的佳句了。此后写春光之美的绝妙好辞可谓络绎不绝。五言之外,七言也当仁不让,北宋诗人宋祁的《玉楼春》词便是其中的佳作:

东城渐觉风光好,縠皱波纹迎客棹。

绿杨烟外晓寒轻,红杏枝头春意闹。

浮生长恨欢娱少,肯爱千金轻一笑。

为君持酒劝斜阳,且向花间留晚照。

 

上阕写春景,涉笔成趣,尤其是“红杏枝头春意闹”一句,以动写静,以声绘色,移情通感,曲尽其妙,堪称千古绝唱!至于写春山春水、春光春景的诗词歌赋,大家早已耳熟能详,反而无须我来饶舌了。

 

惜春

 

相比之下,惜春之情更能见出人们对春天的永恒爱意。写春而又寄寓家国之痛、黍离之悲的莫如杜甫的《春望》,其中“感时花溅泪,恨别鸟惊心”一联,惊心动魄,几乎可谓一字千金!而写春花又充满禅意的莫若王维的《辛夷坞》:

木末芙蓉花,山中发红萼。

涧户寂无人,纷纷开且落。

 

“纷纷开且落”犹如一组蒙太奇的电影镜头,将山涧中花开花落这一不同时空的景象并置于同一画面,宜乎东坡居士“诗中有画”之评!

 

这是唐人的诗句。尽管也有“恰似春风相欺得,夜来吹折数枝花”(杜甫)、“南园桃李花落尽,春风寂寞摇空枝”(杨凌),以及“夜来风雨声,花落知多少”(孟浩然)等佳句,但总的来讲,感时伤春的调子还没有真正形成。而在五代以后的词里,惜春、伤春、恨春的情绪如流感一样蔓延,终于奏成了一阕凄美哀婉的时代交响乐:

一庭春色恼人来,满地落花红几片。(魏承班《玉楼春》)

流水落花春去也,天上人间。(李煜《浪淘沙》)

雨横风狂三月暮,门掩黄昏,无计留春住。泪眼问花花不语,乱红飞过秋千去。(欧阳修《蝶恋花》)

更能消几番风雨,匆匆春又归去。惜春长怕花开早,何况落红无数。春且住!见说道、天涯芳草无归路。怨春不语。(辛弃疾《摸鱼儿》)

 

花乃春之象征,春乃生之隐喻,“落红”既是春花凋殒的残片,也是青春耗损的投影。惜春之情本质上是人对生命耗损的一种通感和移情。“一花一世界,一叶一如来 ”,生命因此而感伤。庄子说:“天地与我并生,万物与我为一。”谁说不是呢?我们不也从春天的来去匆匆里,看到了自己短暂而美丽的一生?

 

END


本文摘自《古诗写意》,刘强 著

为“有竹居古典今读”系列第二部



 《古诗写意》 


作者精选唐代以前古诗近70首,加以现代性解读与赏析,熔故事性、趣味性、批判性于一炉,涉笔成趣、别开生面。又以主题意象为中心,对十几种古典诗歌创作中常见的题材及作品,予以系统梳理和生动演绎,抉幽发微,左右逢源。

全书文笔雅洁,语言跳脱,读来引人入胜,兴味盎然。

刘强,字守中,别号有竹居主人。同济大学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。央视《百家讲坛》主讲嘉宾。

已出版著作:《世说新语会评》《曾胡治兵语录译注》《有刺的书囊》《竹林七贤》《惊艳台湾》《世说学引论》《有竹居新评世说新语》《魏晋风流十讲》《清世说新语校注》等十余种。



长按识别

右方二维码

即可购买


查看更多精彩内容:

一年之计在于春,这些“春”的诗词你知道多少?

月月有诗词,让你诗情画意一整年

经典咏流传:百首古文歌,一听钟情,值得收藏!

过完年你多大了?一起来学学古人是怎么称呼年龄的



 公众号:  岳麓书社  

觉得今天的推送还不错?

顺手关注一个呗!

(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即可~)

▼点击“阅读原文”购买《古诗写意》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收藏
收藏0
转播
转播
分享
分享
分享
淘帖0
支持
支持2
反对
反对0

大神点评1

跳转到指定楼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