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启“回家”路:一首儿歌,能否成为回家的“地图”?

张慧帮你问2019-03-13 16:22:38

图片上这个人,我相信不少 帮问的老观众已经认出来了,侯兴美。五年前、在我们以及众多热心人的帮助下,兴美凭着记忆中的一首山歌找到了回家的路。前两天,兴美带着她的一位妹妹找了过来,说想让我们再帮一次忙。这次,她想让我们帮什么忙呢?

侯兴美:
我今天来,就是俺妹妹找不着家了,帮俺妹妹找家的


眼前这个皮肤白白的年轻女性,就是侯兴美所说的妹妹,她叫金花,听口音是外乡人。那么兴美和金花是怎么认识的呢?

侯兴美:
我在那扫路,一个老大爷介绍,她想找老乡找不着了。老大爷说看了电视,跟你情况差不多。
帮问记者:
听说她找到家了是吧?
金花:
我能找到我那老家,我能找到苗族人,能给我说通话,就能找到家了,她说的有时间我给你找找她说。


金花今年24岁,九年前离开的老家,算一算,当时的她只有十四五岁。一个姑娘家,年纪轻轻的为什么要离开老家?又为什么会在九年后求人帮忙找家呢?这一切,都得从金花九年前的一次外出说起。

金花:
当时去地里面割草,回来的时候都天黑了,有点看不着了。来了两个小伙,他说你有婆婆吗,我说没有 ,他说你跟我走。我问他远吗,他说没多远,后来走的远了。
帮问记者:
当时有没有给家人说。
金花:
离开的时候不说 ,他不叫说,我(当时)小 ,我憨了。我光听他的话,我没给(家里)说。


年少的金花就这样懵懵懂懂的跟着两名男子离开了家乡,直到后来,她才发觉自己上当了。

帮问记者:
当时他说给你带到哪去。
金花:
带到奏角庄(音译)。
帮问记者:
带到奏角庄(音译),带到另一个庄子去。
金花:
对,带我到婆家,我说我有羊癫疯。人说不要 ,人不敢要我,让把我带走(家)太远了。


从这户人家出来后,金花又被两名男子辗转带到了云南、贵州等地,因为她身患疾病,两名男子一直没能把她脱手。最终 、她被带到了河南,并在那里结婚生子。

金花:
(在河南)生了两个(孩子),一个男孩,一个女孩。

金花说,因为语言和生活习惯不同,她的婚后生活并不幸福,所以一年多前她离开了第一任丈夫,带着女儿跟了现在的老公,随后从河南来到了徐州,并找了一份工作。

帮问记者:
你现在做什么工作来徐州。
金花:
在徐州的超市(工作),人来货给人家卸货,人要货给人家拿货。
帮问记者:
一个月能赚多少钱。
金花:
一个月能赚两千。
帮问记者;
两千块钱,够你和女儿生活的吗。
金花:
也够。


金花告诉帮问记者,离开家乡快十年了,她非常想念自己的家人;这次,她之所以找到侯兴美帮忙寻家,还有另外一个原因,就是她的女儿。


金花:
(我)没有户口没有身份证,小女孩上学都上私人的(学校),都不能上人家(公立)学校,想找家办这些东西。


十四五岁懵懂的年纪被人哄骗着离开了家乡,成家生子、感情不顺、如今带着女儿身在异乡,这些坎坷的经历让金花为自 己年少时的无知懊悔,也让她越来越想念自己的娘家人。离家九年了、金花已经不太会说家乡话了,那么她还能提供什么 有用的线索,好让我们帮她找家呢?


金花:
沂南(音译) 贵州(交界的),津浦山庄(音译)。
帮问记者:
你们村的名字还记得吗。
金花:
这一个庄我光(记得),三个名一个是津一个是浦 ,一个山一个是转(音译)。


金花说,她的真名其实不是金花,金花这个名字是原来河南的婆家给起的,她在真名用普通话来说的话叫金条。虽然离家已经快十年,但金花对家里人的印象却依然深刻,她说、自己的母亲去世的早,都是爸爸操持里里外外的家事,她上面还有两个哥哥,都已经成家。

帮问记者:
还记得哥哥叫什么名字,父亲叫什么名字。
金花:
记得。
帮问记者:
父亲叫什么名字。
金花:
爸爸叫陶珍龙(音译)。
帮问记者:
哥哥叫什么名字。
金花:
(大哥)叫陶宝(音译)。
帮问记者:
二哥呢。
金花:
叫陶毅(音译)。
帮问记者:
那你叫什么。
金花:
我叫陶金条(音译)。


金花告诉帮问记者,她是苗族人,对于小时候经常穿的民族服饰,她也是印象深刻。

金花:
头上都带的那花,这里面是海绵,外面是个布匹(包着)。
帮问记者:
黑色的布。
金花:
黑色的,裹着海绵 ,黑色的外面是个(绣)花。
帮问记者:
缠在头上,包在头上。
金花:
对 ,身上也都是(绣)花,到这到这(都是花)。
帮问记者:
什么颜色的花。
金花:
有绿的,有桃红的,有大红的。


五年前帮助侯兴美寻家的时候,一首山歌成了至关重要的线索。巧的是,金花也记得自己儿时用家乡话唱的一首歌,现在,她还经常用这首歌哄女儿。

帮问记者:
什么意思还记得吗。
金花:
这是上学的歌,我出来认字都七八岁了。
帮问记者:
你上过学没有。
金花:
小时候我上两年幼儿园。
帮问记者:
会写字吗。
金花:
不会,光会写1234。
帮问记者:
认识字吗。
金花:
大字不识 。


金花说,自己不认识字、也不会写字,现在带着孩子在徐州生活,身边几乎没有能帮衬的人,这让她很辛苦、也很心酸,就盼着能快点找到家、和父亲、哥哥相见。

金花:
找到娘家就让娘家到这来,让我娘家人来这地方过。

金花说,她还依稀记着自己家住在大山里,每天都要爬过一座大山到地里干农活,家人喜欢把物品装在背篓里,米糕是逢 年过节必做的美食,搜寻着记忆,描述着自己年少时的一点一滴,金花的声音渐渐哽咽,虽然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,可 她毕竟只有24岁,这么多年漂泊在外,当年又是以被骗的方式离开老家、离开家人,这位年轻的外乡姑娘,心里肯定充满 了委屈、懊恼和无助。那么凭着金花提供的这些线索,凭着她用家乡话哼唱的那首儿歌,她的家、能找到吗?

帮问记者联系了宝贝回家网的徐州志愿者,因为金花对曾经的穿着印象深刻,志愿者决定从服装入手,上网查找了一些民 族服饰的图片,让金花辨认。

金花:
跟这差不多。
徐州宝贝回家网志愿者 夏雪:
跟哪个。
金花:
跟这个。
徐州宝贝回家网志愿者 夏雪:
等一下我给你打开,跟这个差不多。
金花:
这带着手巾跟这一样。
徐州宝贝回家网志愿者 夏雪:
再找还有吗这样呢,再接着找。
金花:
也跟这一样。
徐州宝贝回家网志愿者 夏雪:
也和这个一样 ,红色衣服头上戴着东西。


随后,志愿者把金花用家乡话唱的儿歌录制了下来,并就方言详细的问了几个问题。


徐州宝贝回家网志愿者 夏雪:
你用苗族话说爸爸妈妈.
金花:
爸爸叫仔(音译),(妈妈叫)娜(音译),(哥哥叫)姑(音译).
徐州宝贝回家网志愿者 夏雪:
你家是哪里用苗族说.
金花:
津浦山庄,沂南,贵州.


因为金花在地网名里提到了贵州,志愿者表示,他们会先联系宝贝回家的贵州志愿者,让他们帮忙寻找。

徐州宝贝回家网志愿者 夏雪:
通过这会和她交流,她的思维和记忆应该是正确的,只是她以前讲的是苗语,现在讲普通话。让她把家乡的地址和家人的名字,翻译过来不太可能。根据她的口音呢已经跟她录音,下一步我把她所说的话,发到我们贵州群。还有刚才给她看了图片,她说她是苗族,她认为红苗穿的衣服,和他们家穿的是一样的。看贵州志愿者看有没有那附近的,现场实地去走访一下。


徐州宝贝回家网志愿者 夏雪:
她这种情况应该到公安机关,去采血入库,因为她是被拐卖出来的。据我们推算是14岁,她的父母要是找她呢,也会去采血。但是呢我又听说,她的妈妈已经不在了,这样的话DNA自动比对的,成功的可能性没有了,只能采血以后,有疑似的家庭手工比对。


听到金花唱起家乡的歌,让我们又回忆起当年侯兴梅因为一首山歌找到了家,不知道金花会不会也能像侯兴美这么幸运,得找到自己的家呢,就在发稿前,宝贝回家网志愿者给我们打来了电话,他们先联系了贵州的志愿者,但是根据金花的说的话以及唱的的歌,并不是他们当地的口音,虽然不是贵州人,咱们徐州宝贝回家网的志愿者,又把金花的视频发到了朋友圈,而她的这个首歌引起了一名越南翻译老师的注意,他表示,金花所唱的确实是一首越南儿歌,也确定金花的口音和越南口音非常接近,得到这一消息,我们非常的高兴,看样金花离找到回家的路已经不远了,那么,金花到底是不是越南人呢?对此,张慧帮你问将会继续关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