晃咖不敌抖音,遗憾并入小咖秀,音乐短视频的火热与冷静

今日网红2019-02-16 09:31:21

去年4月,作为小咖秀的一项功能,晃咖成为独立的应用,定位音乐短视频;10月,晃咖重新并入小咖秀,悄无声息地离场。


背靠一下科技,还有秒拍、小咖秀等盟友,晃咖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退场,令人惊讶。有达人认为“跟抖音长得太像、没有竞争力”,也有MCN机构负责人认为“砸钱砸不起了”,众说纷纭,但都传达出同一个意思:晃咖输了。


2017年初,音乐短视频作为短视频垂直类目,一度被广泛看好。Musically、抖音、晃咖、奶糖短视频......随着行业的重新洗牌,音乐短视频似乎从火热走向了冷静。

晃咖黯然离场

目前,登陆各大APP应用下载平台,搜索“晃咖”,已经找不到昔日那个黑底的“猴子”头像,取而代之的是一个“红色嘴型”的黑底表情——这是孕育晃咖的小咖秀。



“晃咖在10月份就合并到小咖秀了。”


知情人士告诉场妹。2017年4月,晃咖作为原先小咖秀中的一个功能,宣布从小咖秀中独立出来,前后不过半年的时间。


从横空出世到黯然离场,全网甚至搜索不到任何一条退场声明。


晃咖背靠一手打造秒拍、一直播、小咖秀的一下科技,定位为“音乐短视频”。起初,小咖秀刚刚推出“晃咖”的功能时,引发了一阵热潮,“晃咖”利用镜头切换、分段暂停等拍摄手法,通过造型、角度、场景变换等拍摄技巧,能够让用户创作出炫酷的短视频。



丰富的特效、动感的音乐、晃动的镜头,多种元素组合成年轻人喜爱的玩法。观看了几则用户录制的短视频之后,场妹发现几乎都是清一色的变换场景、加特效。比如一个女生利用镜头切换实现变装,在15秒的时间内换了四套衣服,看起来很炫酷、节奏很快。


在推广方面,晃咖的母公司一下科技与微博关系密切,上线不久,晃咖就出现在了微博的醒目位置。据说这样的待遇,小咖秀都没有享受过。


不仅如此,晃咖还请来了景甜、华晨宇、娄艺潇等明星录制视频,掀起了一阵“晃咖有毒”热潮。但遗憾的是,这股风没有吹多久,九月底的时候,晃咖官方微博转发了明星蒋梦婕录制的小咖秀视频,之后就再也没有更新。



“晃咖我们做得很好,有三百多个短视频达人。”一位曾与晃咖有过合作的MCN机构人士谈及此事,显得有些遗憾,“但是三个月之后就不行了。”


他还表示,此前与晃咖还合作过一次活动,当时话题很火,但是没多久,晃咖就从这次活动中撤资了。从合作到撤资,仅仅两个多月的时间,在他看来,就是烧钱烧不起了。他没有透露具体金额,不过从达人的数量来看,可以想见这笔费用不会是小数目。


前期烧钱可以说是一条必经之路,但持续烧钱依然看不到明显效果,自然难以为继。加上市场竞争激烈,前有muse、抖音大热,而晃咖其实跟抖音长得很像。


不过,在晃咖黯然离场的时候,抖音可以说正如日中天。明明都是音乐短视频应用,玩法也大同小异,那么,为什么倒下的会是晃咖?



抖音胜在哪里?

抖音是在2016年9月问世的,此后不到半年的时间里,抖音迅速成为2017年现象级的短视频应用,每日视频播放总量超过十亿,日活也超过百万。



对比二者的产品特点,可以发现确实存在不少相似之处。定位上,都是音乐短视频;操作上,选择背景音乐、加特效、变换玩法,还可以加上浮夸的演技和魔性鬼畜的动作;内容上,都是UGC内容。所以实际上,抖音的“抖”和晃咖的“晃”本质上没有什么不同。


不过,虽然相似,但抖音的玩法上会比晃咖更加精细,比如之前刷屏的“手势舞”、“狗头套”等玩法提供了更多的互动性和趣味性。



不仅如此,抖音的入局时间远远早于晃咖,所以在前期用户的积累上优势明显。加上晃咖虽然入局,但在玩法上没有太大的创新,很难把用户吸引过去。


“晃咖邀请过我们去入驻,不过我看了他们的热门视频,流量不行。”一位抖音达人告诉场妹,晃咖的流量并不高,即使是热门视频也只有几百个赞,对他们来说没有吸引力。


一位行业人士表示:“斗音的推荐技术和算法模型比较领先,保证了视频的分发效率和去中心化,明星和大V的关注度未必能超过那些高质量的普通用户,这一点成为用户不断创造内容的最大动力”。


另外,晃咖还有一点明显逊色于抖音,那就是“红人”。很多平台在招人的时候都会选择直接花钱,希望能砸出一个超级网红,就像某MCN机构与晃咖建立合作、为其输送红人,但并要打造和培养并不容易。


然而,抖音上有半年时间涨粉超460万的“会撩小哥哥”张欣尧,还有其他坐拥百万粉丝的Boogie93、吴佳煜、老王欧巴等红人。红人之多,令人惊讶。



红人效应有多强大?以张欣尧为例,他的粉丝为他成立了后援会,他的每一条视频作品点赞数都在十几次到几十万次,评论更是炸裂,有网友留言道“我是因为你而玩抖音的”......


而且,据场妹了解,抖音目前的短视频时长不再局限于15秒,已经可以录制一分钟,内容也开始向PGC转变。


某机构在抖音上孵化了一个近百万粉丝的账号,其负责人告诉场妹,该账号的涨粉就是从一条一分钟的短视频开始的。显然,PGC能够提升内容质量,而这也会吸引更多的机构及达人入驻。


相比之下,晃咖确实缺乏核心竞争力。不过,早在晃咖上线之初,一下科技CEO韩坤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言,他并不担心小咖秀、晃咖会昙花一现。小咖秀曾有一段爆发期,但很快就陷入沉寂;没想到一语成谶,晃咖也成了短暂的烟花。



“我们是移动视频矩阵。”韩坤认为对于一下科技而言,小咖秀的存在并非毫无价值,而且表示是为秒拍解决问题的。同样的命运,晃咖的定位或许也与小咖秀类似,在完成“某种使命”或者探索完某个领域之后,便不再被需要。


但场妹认为,无论一下科技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,小咖秀的没落、晃咖的失败已成事实。而晃咖的离场和抖音的走红,也体现了音乐短视频的更迭变化。


从火热到冷静?

时间往前推,短视频风口初现,搞笑类内容大当其道,几分钟的视频让人在饭后茶前哈哈大笑,渐渐成为人们新的消遣和观看方式。随着快手、美拍等短视频平台的火热,热爱分享的群众拿起手机,开始录制生活中的点点滴滴。



简单的录制似乎有些单调,如果在视频中加入音乐会怎么样?此时,音乐短视频的早期玩家Musical.ly在海外混得风生水起,很快抖音也嗅到了风口,横空出世。


音乐短视频作为短视频垂直类目,一度被广泛看好。


接下来,Musical.ly回国,并用名muse,但是跟如火如荼的国外市场相比,muse在国内混得并不好。反而被Musical.ly的创始人阳陆育曾公开表示“对于Musical.ly 进行了从产品到运营策略全方位抄袭”的抖音,以迅猛的速度节节拔高。



加上后来入局的晃咖和奶糖,音乐短视频大战一触即发。然而,平台混战的局面也没有持续多久,随着晃咖退场、今日头条收购Musical.ly并与抖音合并,火热的音乐短视频行业迎来洗牌,并很快走向冷静。


目前,音乐短视频平台的赛道上,除了抖音,还有后起之秀“奶糖”。奶糖于2017年6月份上线,虽说内容和玩法上与抖音也有相似之处,但其亮点在于开启了“打赏模式”。网友可以在观看视频的时候,点击画面上的金奶糖标志,为博主打赏。



不同于直播,短视频的打赏模式似乎处于很尴尬的位置。此前,场妹通过查看奶糖“推荐”栏目下的数十个视频之后,发现打赏情况并不乐观。大多为十几克,最高的一个为1723克,也就是折合人民币215元左右。


而直播,是打赏最成熟的模式。2017年10月底,抖音上线了直播功能。


不过,抖音上线直播功能探索新的变现道路,目前只是面向达人开放。但另外一个角度,并非所有的短视频达人都看好直播的变现能力。



一位抖音达人就告诉场妹:“感觉直播挣不了几个钱,只有那些头部网红直播一场赚的多。对于一般的账号,保持做短视频,神秘一点比较好吧。”


所以,虽然作为垂直类平台,但目前音乐短视频平台的变现似乎还是很难。“感觉行业还是没有找到持续的盈利模式。”某MCN机构人士如此总结道,目前他们也还在寻找其他变现方式。整体来说,还是很焦虑。


如今,音乐短视频的风不再刮得那么猛,实力不足者离场,抖音们则在成熟之后探索更加广阔的商业变现之路。


随后而来的问题是,同为音乐类短视频平台,斗音和美拍,是否必有一战?

版权声明:本公众号除注明出处的文章外,均为原创。如需转载、引用请先获得授权。

商务洽谈请联系 [今日网红]  ID : zhhwangxiaohong。

更多精彩内容 


平台年度赛事|主播风云 |公会风云|

今日网红的2017与2018 |

美妆博主 | 奇秀推出金牌计划 |

|快手被高管打脸|“1931”离场|主播大壮被起诉|

巨头押宝舞蹈 | 直播猛扎线下 | 花椒上卫视 |

|花椒1218直播节| 淘计划 宣亚携手映客失败 |

| 陌陌疯狂年度赛 | 映像丝路|“1V1”密聊|

|11月报告|疯狂跳槽季|直播最大V|直播+公益|

| 花椒1218直播节 |“古妆”视频达人 | 

| 美拍舞蹈喊话年轻人 | 陌陌Q3财报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