苍南童谣:多方言背景下的民间记忆

来源: love苦瓜 2019-06-26 15:05:53 只看该作者 |阅读模式
请输入标题

“正月灯,二月鹞;三月麦杆做鬼叫……”不管身处平原地区,还是高居山中,抑或临海而居,随着一年四季的物事变迁,儿时的我们便会自然吟诵出如许的童谣。童谣,是一个人成长过程的记忆摇篮,也是一个区域历史的口头呈现。拥有了童谣,乡情的温馨,斑驳的时光便始终不离我们的记忆。童谣以儿童的口吻道出了看似浅显,却又富有哲理的生活真谛,借稚嫩的童音展现普通人的喜怒哀乐,以童趣的视角观察人间,揭示了生活、生产、风俗、风物、游戏等诸多方面的奥秘,艺术地再现这片区域的社会生活、自然变迁、人事艰辛。童谣借助起兴、连环、顶真、反复、联想等手法,古典而又现实地呈现这万千世界。苍南地处浙闽交界,浙、闽两种文化相互渗透交融。

苍南也是移民大县,现全县130多万人口中,有426个姓氏,有闽南语、蛮话、瓯语、金乡话、畲语、蒲城话等6种方言,故苍南社会文化呈现着多元开放的格局,拥有丰富多样的民间信仰,形成极富地方特色的人文风貌和风土人情,这一切都为苍南童谣的创作和发展提供了重要的源泉和丰富的养分,不同方言更依托各自的语言特点创造出富有音韵美的童谣。苍南童谣也因此成为苍南文化的一个缩影,凝聚着苍南民间深层的文化基因,浓缩着风土民俗,展示着道德风范,传递着智慧信息,蕴含着深远的民间记忆。每一首简单、短小的童谣带着泥土的芳香,充满乡土的气息,洋溢着温暖的力量,为苍南文化的薪火相传发挥着重要作用。

故而,童谣是伴随苍南儿童成长的玩伴。曾记得儿时的我们,躺在母亲的怀抱,静听呢呢喃喃的摇篮曲;抓着长辈的温暖大手,摇着晃着,接受童谣的洗礼;跟小伙伴们蹲在门前看着蚂蚁搬家,一面做着游戏,一面念着童谣。农闲夜晚,听着大人教唱着一则则童谣,吟唱着生活的乐趣,劳作的艰辛,风物的迷人,民俗的奇特。由此,童谣在历史的岁月中为孩童提供着宝贵的精神食粮,它更是一代又一代传唱者心中浓浓的乡魂。“乡音未改”的童谣便成为一种情感寄托,对于许多漂泊海外的游子而言,无论走得多远,听到那一首首世代相传、耳熟能详,蕴含祖先经验与智慧,承载童年回忆和梦想的童谣,总能唤起对故乡的思念,童谣成为了他们思念家乡时的自我慰藉,成为了他乡遇故知的凭证。

然而,随着时光的推移,方言的消亡,童谣逐渐失去它的生存土壤。如今的儿童即便吟诵着童谣,也仅仅是书本中嫁接而来的“他山之石”,而土生土长的借助方言承载的乡土童谣却渐行渐远,记录、保存童谣已时不我待,苍南县文联邀请多位民间文艺工作者赴民间采风、采撷童谣。又参考、借助其他资料,整理而成《苍南童谣》一书。

这些童谣,林林总总,来源广阔,集聚了闽南语、蛮话、瓯语、金乡话、畲语、蒲城话等6种方言,展现了各方言的独特音韵美,也展示出不同方言区域的相互文化影响。从内容看,有摇篮歌、游戏歌、岁时歌、风俗歌、生活歌、劳作歌、风物歌等;从形式看,有连珠歌、撞歌、童幻歌、谜语歌等。

如今,童谣随着方言的萎缩而逐渐远离我们。回望童谣,无疑可以为苍南六种方言留下些许的语言精髓,让我们在跳动舌尖的儿时童趣撞击我们久封的记忆时,苍南的人文历史和远古信息也会逐渐鲜活起来,那海滨渔人的抗风斗海,山区农人的兢兢耕耘,平原乡人的辛勤劳作,都一点一滴地汇入记忆之流。童谣,引领我们进入母语的思想源泉,我们走向未来之路无疑有了一片坚实的依托。

(节选)


洗沙①汰②沙(蒲城话)

洗沙汰沙,

半搅③米半搅糠,

走到半路,

捣了个散渣渣④。

 

【注释】

①洗沙:淘沙。

②汰:淘洗。

③半搅:参半。

④散渣渣:全散在地上的样子。

 

【童谣背景】

此首童谣是玩游戏时所唱。游戏来源于农户人家用

常由两个大人一边一个各抓牢小孩的手和脚,左右摇荡

乐为止。这种游戏,相当于荡秋千。

 

讲唱人:陈汉芬(女,1973)蒲城幼儿园教师 

记录人:陈汉莉(女)蒲城文保会

兄弟,长按二维码,关注温州书局微信号,这里不仅有书讯、文史、艺术、还有诗歌,更有我的绣春刀……


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收藏
收藏0
转播
转播
分享
分享
分享
淘帖0
支持
支持2
反对
反对0

大神点评1

跳转到指定楼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