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篇文章的模样

丢丢姐2019-03-15 10:23:25



一篇文章的模样

丢丢风向标

我们都知道了:篇是由段变来的,那一篇文章究竟是什么样子的?你也知道:有题目,有头有尾,有身体部分!你真聪明,一下就答对了。那么,丢丢再问你:“头”该怎样“长”?“尾”该怎“长”?题目、头、尾、身体部分应该怎样协调呢?这下,你会挠挠脑袋想:哦,这可太难回答了。我还没想过呢!好吧,今天,丢丢就告诉你,一篇好文章应该长成什么样子呢?  


丢丢瞭望塔

吃披萨(1

    一放假,妈妈就带我去必胜客吃披萨。我还叫上了我的好朋友张华云。

    我们推开了必胜客的大玻璃门,呵,一阵香味扑鼻而来,张华云情不自禁地叫道:“哇哦!真好哦!”我和张华云去找座位,妈妈去排队买披萨。

我们坐在位子上,耐心地等着,周围的人都在津津有味地吃着。我旁边的一个女生一边吃一边咂嘴,我的口水都流出来啦!

好不容易,妈妈把披萨端上桌来,我们立刻凑上前去!好大的披萨哟!我和张华云凑上去仔细瞧瞧,发现它竟然比我们的脸加起来都还要大很多。好漂亮的披萨哟!披萨的表面是芝士馅料和各种配料,中间有许多肉片,外面是一圈小面包。肉片上的黑胡椒末混合着披萨里洋葱散发着牛肉特有的肉香味,香气扑鼻而来,我们舞刀弄叉,开始吃起来。

嗯,好吃!胡萝卜、黄瓜条的清香,鸡蛋卷的焦脆在嘴里打着转转。我一边 嚼一边举起披萨往嘴里塞。张华云的腮帮子已经鼓鼓的了,一张嘴就要掉出披萨来。她连忙捂住嘴一边抖动腮帮子,一边朝妈妈看。

妈妈虽然有披萨,但她不急着吃。她带着微笑看着我们,叮嘱道:“别噎着了!慢点儿!”

我朝妈妈点点头,继续切披萨。咦,这又是什么呀?青色的窄条条,裹在金黄色的饼里,特别亮,上面好像要流出汁来!咬一口,呀,喉咙里又甜又辣!“辣椒!”我叫了起来。张华云的小眼睛也瞪大了,吃了一口,眼睛都直了,哼道:“辣椒!”

 不到十分钟,我们的披萨就被收拾光了。再看妈妈,她的也吃得差不多了。妈妈是什么时候吃的呢?她问我们还要不要吃,我们摸着圆鼓鼓的肚皮,拼命地摇头:“不吃了!不吃了!”

走出必胜客的大门,我还回头望了几眼,心里想:过几天,我还要来!

吃披萨(2

一放假,妈妈就带我去必胜客吃披萨,我还叫上了我的好朋友张华云。他平时最喜欢和我玩了。

我们推开必胜客的大玻璃门,呵,一阵香气扑鼻而来,张华云叫着:“哇哦!真好哦!”我和张华云找座位,妈妈排队去买披萨了。

忽然,我们发现店子的西墙边有很多小朋友在玩滑滑梯。我们连忙奔了过去,兴高采烈地玩了起来。玩得满头大汗。妈妈喊我们好久,我们才回到座位上。

哈,披萨又大又圆又香,我们吃得津津有味,不到十分钟就把它吃完了。

妈妈没吃完,我们催她,她一边吃一边给我们讲笑话。我们笑得倒在座位上,连旁边的小朋友也跑过来听。

走出必胜客的大门,我还有些舍不得:这个地方真好玩,过几天,我再来!


丢丢扫描仪

这两篇文章的题目都是“吃披萨”,我们先读第一篇:

:点明了“吃披萨”的时间、地点、人物和“吃披萨”这个中心事件。

:出门时的心情,表明自己喜欢吃披萨。

:进门闻到香气→旁边女孩吃得香→披萨又大又漂亮→我、张华云、妈妈吃披萨→吃饱了

作文的头、身、尾非常一致,全都是在说“吃披萨”这件事,我们可以读出来:“我”和张华云吃得特别爽,妈妈特别爱我们。

再比较一下《吃披萨》②。

作文的头有两个:①吃披萨   ②张华云和“我”关系特别好

作文的尾和哪一个头都不一致:吃披萨的地方很好玩。

作文的身体是这样的:进门闻到香味→滑滑梯→很快吃披萨→听笑话

“身体”里和题目有关的事儿是:“进门闻到香气”、“很快吃完披萨”、“滑滑梯”、“听笑话”和“吃披萨”一点关系都没有。所以,我们读完这篇文章以后就想:这是写的到披萨店去玩的事儿。不是写的披萨好吃,而是地方好玩。这篇文章就偏离了作者最初的想法了。


丢丢指路灯

一篇好文章,头身尾要完全一致。它们与题目要密切相关,要合起来讲一个意思。请熟记丢丢编的儿歌:

  一文一个头身尾,题目首尾全呼应。

      身体部分详细写,不偏不倚扣中心。



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 ▶▶▶